珍珠港事件80周年纪念日日本为何会有大批议员选择去拜鬼?

时间:2022-01-22 03:46 点击:

  今年的12月7日也是一个纪念日,因为众所周知,80年前的12月7日,日本突然对美国的珍珠港发动了袭击,美国太平洋舰队除了几艘航母躲过了灾难之外,几乎是全军覆没。

  然后在短短的几小时之内,日军向东南亚发起了进攻,不仅香港,马来亚、新加坡等一众国家,成为了日本铁蹄下的焦土。

  当然日本人在取得辉煌战绩的背后,他们把美国这个大家伙给惹恼了。美国在遭遇到了袭击之后,全国上下同仇敌忾,马上通过了对日宣战的决议,从此二战迎来了新的时期。在经过了几年的艰苦卓绝的战斗之后,终于日法西斯相继投降了。

  所以我们也可以说从明治维新以来,日本一直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胜利,日本人的赌性是越来越大了。

  先打甲午战争和大清赌国运,又打日俄战争和俄罗斯赌博运,以至于最后日本人压上了一切,以为还可以再赌赢一把,然而80年前的12月7日,成为了日本由盛转衰的开始。

  二战之后日本人温顺得像绵羊一样,美军占领了全日本,麦克阿瑟尔像日本的太上皇一样,改革了日本的制度宪法选举,日本彻彻底底地沦为了美国的附庸。

  以至于上世纪80年代,当日本的人均GDP,比美国的人均GDP还高的时候,日本还只是维持了一个经济上的大国,但是政治上的矮子。

  似乎所有人都觉得,日本人是不是真的改了性了,日本人是不是从此永远的臣服于美国了?我跟大家讲不一定,那是因为日本还没有找到反抗的机会。

  前两天就在12月7号当天,日本有99个国会议员,一同去参拜了靖国神社,日本人的高官是经常参拜靖国神社的,但是人家是会精心的选择时间的。

  这一次他们在珍珠港事件爆发80周年纪念日这一天大规模的参拜靖国神社,你想想他们是要干什么?

  当然有人解释说,你看从珍珠港战役开始,日本跟老美干上了,美国就死了十几万人,日本人更是死了上百万人,所以日本这帮政客挑这一天去祭拜他们的祖先,可问题是你挑哪天都相对合理,你挑这一天是不是要预示着什么呢?

  日本其实从来都是不服不愤的,前些年就有日本记者去问当年的美军,那位美军执行了一个特殊的任务,把从广岛上空投下去。日本记者就问这位美军,你要不要忏悔,你这一头导致广岛十几万人的死伤?

  人家美军当时说我绝不忏悔,我觉得我做的是正义的行为,是日本残害别的民族和国家在先,我们是正义的行为,这位美军回答的是振振有声的。

  可是日本这些年来经常把自己包装成一个受害者,说你看看全世界那么多国家,只有日本两次成为打击的目的地,日本因此死了几十万人,所以二战日本是受屈辱的。

  但日本忘了二战不是你残害其他国家在先吗?甚至把美国拖进战争来,不就是你日本干的吗?你日本这面哀叹有几十万日本人成了下的冤魂,你那边忘了吗?

  有上千万的人因为日本的侵略而丧生,但是日本议员参拜靖国神社这个举动告诉我们,日本的狼子野心恐怕从来就没有消散,这一点日本跟德国做的还真是很不一样。

  今天在整个欧洲大陆领导的国家是哪个国家?当然是德国,虽然号称法德双核心,但是相对而言法国的经济实力偏弱,虽然是联合国常任理事国,但是在欧盟中法国一直拿不到主导权。

  德国总理默克尔做了16年的总理,积累了非常深厚的名望,整个欧洲都为德国马首是瞻,似乎已经没有什么国家在反思德国当年做了多少罪恶了,为什么?

  因为德国人自己反思得够好,几十年前人家德国总理就有了惊天一跪,到今天日本的领导人甭说跪下忏悔,口头上忏悔的有几个人。

  而且今天在德国人家已经有律法了,任何人你如果宣扬纳粹思想,马上把你抓起来,在这一点上,没有任何什么思想自由而言,你鼓吹传播纳粹思想,这就是犯罪。

  可是在日本是这样的吗?咱甭说日本民间还有很多,极右翼的军国主义思想,日本今天在台面上的很多政治人物,他的父辈祖辈,那就是那帮军国主义分子,为什么这么说?

  以往我们就跟大家聊过,说韩国进入到现代化国家,它是一个不完善不完整的,当年有很多服务于日本殖民时代的韩奸,后来因为各种各样机缘巧合,进入到了韩国政府,比如说朴槿惠的爸爸朴正熙,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朴正熙当年的日本殖民时代,还有日本名字叫高木正雄,他是一个日本军人,他又被日军派驻到我国东北,这样的人如果放在我国抗战之后,是要被当做汉奸惩处的,可是他逃回了韩国,摇身一变,还成了新成立的大韩民国政府的军人。

  然后随着时间的发展让他窃居了高位,这样的人在韩国有非常多,以至于前两年韩国有人还出了本书,名字就叫做韩奸名录,告诉大家今天韩国的哪个高官,他本人或者他的父辈祖辈,在日本殖民时代干过什么坏事。

  韩国是这样,日本是这样,大家别忘了,韩国好歹政府还换过,日本连政府都没换,二战结束之后,美国出于各方面的考虑,保留了天皇制度,也就是说罪魁祸首的天皇,没有得到惩处。

  既然天皇都保留下来了,那么其他人呢?有大量的曾经在军国主义的日本服务过的高官,在战后经过了几年又摇身一变,成为了战后日本政府的高官了。

  比如说今天日本前首相,安倍晋三的外祖父岸信介,他在当年的旧日本政府中服务过,后来也成了新日本政府的首相。

  这样的人非常的多,因为以往我们就讲过,日本实际上也是一个世袭政治,他不光天皇是世袭的,他有大量的议员也是世袭的。

  虽然日本的国会议员,都是一个选区一个选区选上来的,但是有50%以上的人他一定是有出身的,要么他爸爸干过议员,要么他爷爷干过议员,要么他岳父干过议员,然后他才能从父辈祖父辈接过一博来,在这样一个选区再选上。

  所以为什么每年都有这么多国会议员也好,政府高官也好,去参拜靖国神社,因为这帮人妥妥的就是当年那批军国主义分子的后代,对于这样一些人来讲,他们确实是心服口服的。

  明治维新以来,日本堵了好几次国运,每一次都成功了,所以赌徒心态使得他们越来越自满,越来越觉得自己了不起,越来越想再赌一把大的,于是他们去赌了珍珠港,跟美国开战。

  当然,当年的日本并不是觉得自己能战胜美国,而是说你看甲午战争我跟大清打,日本当时体量也没有大清大,但是我通过一场甲午战争把你打疼了,你跟我签个城下之盟,承认我的势力范围,日俄战争跟俄罗斯打,日本小体量它能跟沙皇俄国抗争吗?

  可是没关系,我打一场日俄战争,我把你打疼了,跟你签了合约,你承认我的势力范围,那么同样,我把你太平洋舰队统统歼灭了。

  我是不可能把你整个美国打服,但是我会打疼你,让你认为跟我在作战下去,没有什么好果子吃,所以你跟我签订协议,承认我的势力范围。正是这样一个赌徒心态,让觉得他可以一直赌下去,一直赢下去。

  但是突然美国不干了,美国被打疼之后全力反扑,非要彻底报复才行,然后日本就彻底失败了。

  从这个意义上讲,这些军国主义的分子,他们还是不服不忿,他们觉得那场战争之后被美国,摁在地上蹂躏已经几十年了,可是日本迅速的恢复起来了,经济一度排名全球第二,人均GDP比美国还高,这样的一个日本有没有可能,通过修改宪法重新成为一个正常国家。

  而且他们甚至要借由这个事,把自己包装成受害者,以换取全世界的同情,所以我们真是得建议美国,你的小兄弟虽然现在对你是俯首帖耳的,但是人无伤虎心,虎有害人意。